一碗雷狮粉

爬墙怪,杂食,洁癖慎for

微博@水母羹http://weibo.com/2299870600

月下花儿都入梦【韩林】

笔力实在不够,设定写不进文里,只好在这儿提前说

韩文清X林敬言,原作背景,时间老林退役后,霸图夺冠,一群人出去嗨。【别问我为啥他们会喊老林来嗨我也不知道这是很不科学但是就这样吧将就一下【喂

 

 

===================================================

 

林敬言踩在自动扶梯的边缘,踉跄了一下,韩文清赶紧捞起他的手臂握住,以免他摔下去。

 

本来今天林敬言状态就不太好,前几天吃坏肚子拉了一天,今天为了不扫大家兴才陪着出来唱歌。安安静静窝在墙角刷微博,没想到玩游戏的时候还是硬生生被不知情的队员灌了几杯。

韩文清就皱着眉头看林敬言喝完酒又窝回那个角落,耳尖泛红。他眼睛眯着一条线,眼角的纹路在浅浅的红里像一条裂开的纸纹。

 

等了太久。可霸图的队员们依旧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在苍白斑斓秒秒切换的射灯下嘶吼听不出词的歌。而林敬言好像已经睡着了一会儿,又被空气钻进麦克风里次啦次啦的声音吵醒几次。

韩文清按了按太阳穴,然后走过去坐在林敬言旁边,“你醒醒。”

 

“他们大概要通宵,我送你回去睡,要不明天肚子又折腾。”

林敬言废了好大的力气睁开眼,还是只有窄窄一条缝隙。下垂的睫毛栅栏一样拦在眼前,外面是模模糊糊韩文清的脸。

 

他说,“好啊。”

接着他们一起暴露在初秋的,凛冽得懒散的风里。

 

林敬言就靠在韩文清肩膀上,整个人因为生病和困倦而柔软。他们乘着城市里金属搭建的天梯顺流而下,从霓虹灯里走进身下被雨沾湿的泥泞。时间不算太晚,街上正是热闹的时候,板车上柚子的清香铺成画纸,三轮车上桂花羹渲染背景,烤红薯的炉子里冒出碳火燃成铅笔屑,然后烧烤诱人的味道点上最艳的红。

他们在气味斑驳的街道上行走,商贩的劣质戒指项链上宝石折射霓虹灯,映得眼角余光五光十色。

 

林敬言是这繁华画面里唯一的空气。

 

从KTV出来前的最后一首是白言飞唱的,夜来香,现在在韩文清的耳朵边上吹着气不肯离开。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只有那夜来香

吐露着芬芳

 

月亮特别亮,地上人群呼出的热气云朵一样,升上天空却不见了踪影。街上气味纷杂,韩文清觉得在滚辣的火锅气味、泥泞的雨水气味、涔涔的汗液气味里,只有自己身边这一方一寸是干净的,冷清又浓郁的空气。

 

我爱这夜色茫茫

林敬言犯着迷糊,偶尔踏错方向,他们走走停停。

 

也爱这夜莺歌唱

霸图的宿舍总归不会建在那么繁华纷杂的地段,所以他们越走越冷清,从KTV到栽种沉默行道树的街道,从喧嚣到寂静,从神坛到人间。

 

从最后一次赛后发布会的现场到窄窄长长的选手通道。

 

 

 

 

 

 

更爱那花一般的梦

 

 

 

 

 

韩文清用空余的那只手扯扯领口。大漠孤烟一双燃烧的拳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还有随之而来的一只利爪,一缕冷暗雷或者唐三打黑得发光的发梢,一抹林敬言的笑。

 

夜来香

我为你歌唱

 

夜来香

我为你思量

 

是不是总要用同样的方法,遵循一样的轨迹才能改变,才能不留遗憾。

如果是的话,千遍万遍也会去做。

 

他忽然就放开林敬言的手,快步朝着某个方向走。林敬言失去热源,安安静静站着不动,好像也略微清醒了些。

韩文清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捏着金属和塑料制的,小小一个,闪光彩的指环。

 

林敬言就用模糊又清醒的眼神看他,看他捏起自己的指尖,力度轻柔,然后抬头和他对视。

 

“林敬言,我爱你。”

“嫁给我吧。”

 

=end=

 

 

 

老韩刚洗漱完,坐上餐桌,就看见林敬言端着一盘煎好的鸡蛋笑眯眯看着他。

“老韩啊,一会儿吃的时候小心点。”

“你给我买那个塑料戒指,刚炒菜的时候钻石掉进锅里了。”

 

===================================================

谢谢看到这儿的你!吃我韩林安利!【糊一脸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一碗雷狮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