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雷狮粉

爬墙怪,杂食,洁癖慎for

微博@水母羹http://weibo.com/2299870600

那就这样吧【于郑】

在pass了群里提供的《爱要坦荡荡》和《爱要啪啪啪》这样弃疗的文名之后决定了《那就这样吧》

 

谢谢萤火的名字wwwwwwww

===================

*我的锋哥特别ooc!

*俩人正在谈恋爱的设定

*忽然就异地恋了呢【摊手

===================

 

 

那就这样吧

 

 

郑轩从走廊的这头望到那头。战队的人大都睡了,黑漆漆一片,中间就一扇门里头孤零零亮着灯,漏出门框拉成长长的影子。他走近了些,从没关的门缝里能看见忙碌收东西的身影。

“于锋。”

里面的人从一堆行李里抬起头来,“这么晚你还没睡?”他直起腰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进来坐。”

 

郑轩避开堆在地上等待整理的那些衣物、日用品、战术笔记,挪到于锋的床边坐下,一边玩床头的小盆栽一边漫不经心地问:“明天几点的飞机啊?”

于锋收拾行李的手也没停,“九点的。”

“哦。”

 

 

 

接着就没了下文。

于锋受不了这种奇怪的安静,明明是郑轩跑过来找他,却什么也不提只摆出一副过来看他收拾行李的模样,连帮把手的迹象都分毫没有,莫名让人觉得火大。

 

于是于锋停下了收拾的双手,咳嗽了几声来引起郑轩的注意:“你刚才为什么中途就走了?”

 

郑轩挠了两把头发,声音还是懒洋洋的样子:“窝槽那是人待的地儿吗?宋晓景熙还好,你看黄少那样儿一句话也不说,就一个人窝在一边生闷气,队长根本不管他还一脸笑,明显是生黄少的气啊……好好一个送别会搞得压力山大。”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于锋在心里想。可他没说出来,只是从一堆行李中间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郑轩被那眼神刺得心里一紧,“诶我不是那个意思啊这事儿不是你的原因,你别想多了。”

“我倒希望是我的原因。”

 

这话一出口于锋就有点后悔,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神经病。理智的部分正叫嚣着想要一个肯定,肯定这个选择这个决定,得到之后才能干净又潇洒地抛下蓝雨奔赴百花;感情却在不屈不挠地渴求否定与挽留。可挽留了又怎样,他绝不会因为一句挽留而改变想法留下。于锋想了一会儿还是没理明白自己到底想听到怎样的回答,只好接着收行李。

 

郑轩则明显被他刚才的话噎了一下,习惯性地低头,目光正好撞见于锋一双宽厚又灵巧的手,指节分明,在满地的行李里游走。他没有抬头,眼神低低地落在地面上,也许在盯着插座或是充电器什么的,又或者根本没有对焦。

 

忽然就有点心疼,他的后辈,爱逞强的狂剑士。

“你想知道我的想法的话,”声音忽然就放轻了,郑轩从床的边缘起身,盯着于锋眼睛下面一圈浅浅的阴影,不知道是黑眼圈还是睫毛的投影什么的,“每个人追求的不一样嘛,你又不是我。”

 

郑轩停顿了一下,抬起手去捏了捏对方的发梢。

“所以没什么好顾虑的,往前走就好啦。”

 

 

 

于锋觉得自己应该欣慰一下,毕竟有人刚刚肯定了自己的选择。可他实在欣慰不起来,一部分满足了,另一部分却好像更加空落落的难受。

于锋印象里郑轩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就算谈恋爱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于锋说我买了鱼你想吃清蒸还是红烧,郑轩说都可以啊;于锋说今天七夕一会儿出去吃夜宵压马路吧,郑轩说随便啊;于锋说我想去百花你怎么想,郑轩说这个看你。

 

于锋问你真的想和我谈恋爱吗,郑轩站起来敲了敲他的头,你瞎想什么呢。

 

 

真的有你在乎的东西吗,有不想失去的东西吗。心里滋生的总是不确定,总是要通过些别的什么来寻求答案。

所以他捏住了郑轩勾过来的手指借力站起来,用了对方无法挣脱的力度。

“你过点。”

“干嘛?你明天早上还要赶飞机……唔嗯!”

滚烫的气息铺天盖地涌过来,掠过唇齿向更深处挺进。郑轩本能地想要后退,可后颈传来的力度让他一步也逃不开,反倒是踢到了脚边的行李一个趔趄,让于锋顺势揽住了腰。

平时怎么没见力气这么大……算了反正要赶飞机的又不是我……晚点睡也没关系……

“想什么呢前辈。”

 

一股气息喷洒过来,声线略低于平常,沙沙哑哑,盘旋在耳后的凹陷里羽毛一样搔挠,刺激着越来越红的耳垂。

好久没听他叫前辈了。郑轩这样想着,身体一热连脑子也活络起来。自从他们谈恋爱于锋就开始直呼郑轩的名字,郑轩是不怎么介意的,不过对于锋来说大概是必不可少的仪式。而现在,是怎样的情绪把他重新拽回后辈的位置上呢?平日总是放空脑袋,麻烦的事一律打包扔掉不去想,一同忽视的,还有某些细碎微妙的情绪。

 

不过他的狂剑士后辈把他压在床上的时候,郑轩就想管他呢,随他好了。

 

 

今天的于锋好像比平时更着急。套子被收在床尾的行李箱里,于锋也不愿意起身去拿,就贴在郑轩身上用脚趾去够,裤裆底下硬硬的烙铁烫得郑轩生疼。以往在床上于锋话还是挺多,最喜欢咬着郑轩的耳朵说点荤话看他有点不好意思又干脆自暴自弃的样子,今天却一直沉默,整个房间只剩下咕滋咕滋的声音和两个人的喘息。

 

一起射出来的时候郑轩揪着于锋的头发想:

这像一场没下的雨,闷。

 

 

 

 

后来两个人在浴室里收拾彼此黏哒哒的身体,于锋在给浴缸放水,忽然开口。

“你别觉得顺其自然就行,”他头也没回,“别觉得距离远了分了也无所谓,郑轩我不想和你分手。”

郑轩正站在镜子前擦脸,手里毛巾还腾腾冒着热气,腰就被环了起来,力道不轻。

郑轩一瞬间觉得挺不好意思,自己就是这么个让人找不到安全感的性格,但好像又有点发火。

 

“谁想分了。”

两道目光在镜子里对上,如胶似漆怎么也分不开。郑轩转过头去衔对方的唇,然后他们在浴室里又搞了一发。

 

水蒸气蒸得眼前模糊,和生理性眼泪混在一起。没下的雨终于下起来,郑轩觉得自己好像在水里,向上看就是水面的于锋,背景是浴室的天花板。光线散射,于锋的身体随着粼粼的水面摇晃,明明连表情都看不清,却好像能看见他发梢滑落的一滴汗。

 

 

折腾完已经半夜了,他们凑合着在宿舍的小床上睡了一会儿,然后一起起床去机场。郑轩一路上散发着“我没睡醒压力山大”的气场半眯眼睛,于锋倒是精神不错神清气爽。两个人一起站在登机口前面,一个拖着行李箱一个双手插裤袋。

 

停机坪上机翼明晃晃反着光。

 

于锋看了看还有十几分钟关闭的登机口,张开手臂说:“来抱一下吧郑轩。”

对方抬了抬半眯的眼皮,极不情愿地嘟囔:“有什么好抱的弄得像多久不见了似的,下个月打比赛还能见呢……”却还是拖拖踏踏地把肩膀靠过来。

“于锋啊”,他在肩窝找了个熟悉又适合的位置放下巴,“说实话昨天我有点生气,你能不能相信我一下。”

 

郑轩说话的时候下巴就在肩膀上磕磕碰碰,于锋觉得有点痒。

“我看着不靠谱吧可对你的时候绝对是认真的……诶算了,是不是已经过了发脾气的最佳时间啊……就这样吧,你知道就行。”

 

这下连心里也痒起来。

 

可惜是在机场,大庭广众的没法掏心掏肺地挠,只好紧了紧手臂的力度,让两个人贴得更紧点。

 

 

 

然后他们分开,挥手告别。通道上方闪着的指示灯把机场分割成两块区域,一边是送行的人和挥动的手臂,一边是咕噜噜向前滚着的行李箱轮子。同时也把于锋和郑轩分隔在两个世界,一边是留恋却不得不告别的过去,一边是陌生但全新的未来。但也总有些东西能把他们牵引起来:两个手机,两台电脑,打开的视频聊天窗口和随处可见的wifi信号。还有,不曾离开对方的视线。

那么细好像太阳一晒就要化掉,但其实从没有断过,从蓝雨的于锋转移到百花的于锋身上。

 

 

郑轩又把双手揣回口袋,转身回俱乐部,外面刚起来的阳光透过机场的巨幅玻璃照进来,拖长两个浅灰色的影子。

 

 

END

2014/8/3

 

 

 

 

================================

郑轩给于锋肯定,可是那种内心强大的人根本不需要肯定。说不定黄少那样炸毛的反应他更加受用呢【说着说着萌起了于黄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于锋大大的心思你别猜……

 

怎么能这样纠结啦!作为一个和郑轩大大一样懒散的人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亲亲抱抱搞搞就行了嘛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评论 ( 13 )
热度 ( 80 )

© 一碗雷狮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