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雷狮粉

爬墙怪,杂食,洁癖慎for

微博@水母羹http://weibo.com/2299870600

【细川组】凉飕飕黏糊糊咕噜咕噜咕

标题没啥意义
是个很电波系的脑洞……
ooc
有一句话石青
只是个段子不要太认真😂
有没名字的婶出现w
……………………………………………………………………

今天的田当番是歌仙和小夜。
天气挺热,即使是傍晚暑气也没消停下来。太阳还斜斜地挂在本丸天空一角,因为光忠说着“对悉心照顾食材的人要好好感谢才行呢!给你们准备了田当番的限定甜品。”所以他们俩现在并排坐在榻榻米上吃香芋甜筒冰淇淋。

傍晚是适合浇水的时间,这个时候的水已经不会被晒得滚烫了,捏着水管的手感觉凉飕飕的,看着植物变得精神也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虽然他们俩很快就干完了工作,但依旧出了一身汗。歌仙的头发被帽子压塌了,不那么蓬松地一缕一缕贴在脸颊上。小夜倒还好,马尾依旧松软地随风晃动着,大概因为歌仙说着“你中暑了我会被宗三骂的”,一直让小夜站在他的阴影里。

但是哪里不对,小夜一直盯着歌仙看,看得冰淇淋都快化掉了。
歌仙被看得没办法好好吃甜筒,“小夜,我脸上有什么吗?”

小夜摇摇头。
然后把他被冰得凉飕飕的手贴在歌仙脸上。歌仙被突如其来的凉意冰得抖了抖,连带着头顶那缕头发都立了起来。
“恩,好了。”小夜点点头,又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

“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晒得脸色很差所以被关心了吗?”
直到躺进被子里歌仙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很突然地,歌仙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冰凉,不是审神者突然换雪景的感受,甚至比身为刀剑未获人身的时候还要冷。
冷,且黑暗,他好像被关在一个巨大的箱子里。周围并不安静,有模糊到听不清的对话声,还有什么机器轰鸣的声音。他脑子晕乎乎的,感到自己好像被融化,被搅动得一团糟;被推动着不由自主地向前走,走过一条长长的隧道。然后他终于看到了光。

“您好,您的香芋冰淇淋。”
“好的,谢谢。”宗三接过冰淇淋递给小夜,“接下来去江雪哥那边吧?”

“所以,你是梦到了自己变成香芋冰淇淋?”青江盘着腿坐在歌仙的被子边上,“看来是真的很好吃啊,烛台切研究的新配方。下次田当番我也要尝尝看,想想要舔着它我就觉得很兴奋呢,我是说冰淇淋哦?”

另外三个人对他的低级黄段子熟视无睹。
“不,感觉比梦真实很多,”歌仙还有些头痛的样子,手指按着眉角。“和之前那种做梦的感觉很不一样,是好像被什么附身一样的感觉。”

“沾染了不洁之类的……吗?要不找你家那位祛除一下?”宗三暼了一眼青江。

“给人带来这种梦境也真是可爱的幽灵,”蜂须贺感叹一声,“或许可以问问主公?灵体的话她多少都能感知到,正好一会要去汇报战况。”

“我能拒绝吗,变成冰淇淋这种事也太不风雅了,不想被主公知道……啊……我自己会走别推了!”


审神者刚开始还挺严肃地听着他们陈述,后来就因为内容而捂着嘴噗嗤噗嗤笑了好一会儿。
歌仙不自在得头顶上的那缕头发都僵硬了。

“好啦好啦不笑你啦,”审神者擦了一下笑出来的眼泪,“灵力的流动之类的,本丸里每天都能感觉到哦。毕竟你们都是灵体,某些想法或感情很强烈的话化为真实存在的灵力在本丸里蹿来蹿去也是常有的事。大概是最近天气太热有些中暑,所以更容易被影响到了吧?最近对香芋冰淇淋很执着的应该只有光忠了……但是这种梦境也不像他的风格啊?要不还是找石切丸来祛除一下……”

歌仙一边听着审神者的自言自语一边在心里悄悄想着好吧,我知道是谁了。

从审神者房间出来后他们各做各的工作去了,歌仙回去的时候发现小夜站在他房间门口。
“之定,”他两只手都拿着香芋甜筒,把其中一支递给歌仙。“拜托烛台切做了,给你的。”

“好啊,谢谢小夜。”歌仙头顶的头发又轻微晃动起来,小夜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他们俩又一次并排坐在榻榻米上吃香芋冰淇淋。

end

小夜觉得歌仙的呆毛和香芋甜筒那个尖尖很像,所以盯着歌仙看的时候内心活动就是:

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之定

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香芋甜筒

↑这样的内心活动……
太强烈以至于传递到歌仙的梦里去了呢wwwww
关于香芋甜筒歌仙,做了张图想看可以戳主页,手机码字图片只能单独发啦😂

评论 ( 9 )
热度 ( 63 )

© 一碗雷狮粉 | Powered by LOFTER